1. 首页
  2. 娱乐八卦
  3. 综艺

我不是潘金莲评价怎么?李雪莲不是潘金莲

电影《我不是潘金莲》讲了这样一个故事:一个顶着潘金莲骂名的农村妇女,在经历了一场荒唐的离婚官司后,为了证明自己不是潘金莲,在上访的路上一走走了10年之久。网友们对我不是潘金莲评价还是蛮高的,冯小刚导演的这一部片子引出了许多官场的问题,值得深思的不是李雪莲是不是潘金莲,而是李雪莲事件引发出的一系列问题。

我不是潘金莲评价如何?李雪莲不是潘金莲

西方有句法学谚语:正义不仅要实现,而且要以人们看得见的方式实现。这句话强调的是程序正义的重要性。培根在《论司法》中写到:一次不公正的判决比多次不平的举动为祸尤烈。因为这些不平的举动不过弄脏了水流,而不公的裁判则把水源败坏了。”

电影《我不是潘金莲》中,李雪莲上访的根源和起因是她和秦玉河离婚事件的真假问题。李雪莲向县法院提起离婚诉讼以后,县法院的法官王公道审理了案件。审理过程是合法的,没有瑕疵,根据法律李雪莲离婚是成立的,法院的判决没有错误。

首先,法院以王公道为审判长的三人组成的合议庭合法,对方当事人秦玉河委托代理律师出庭也合法,法庭上质证是的物证离婚证、民政助理老古的证人证言也合法。

综上所述,从法律上讲,判决李雪莲和秦玉河离婚的判决符合程序正义的要求,是正确的判决。

那么,既然法院的判决是正确的,李雪莲为什么不服判决,还要继续上访呢?为什么她告的对象从刚开始的丈夫秦玉河一个人,变成了告市长、县长、法院院长、法官在加丈夫秦玉河呢?

不平则鸣。李雪莲告的是自己心里的不平。

丈夫秦玉河的背叛和污蔑,各级政府、各部门的不负责任、推诿扯皮让她心里不平。她上访,说到底只不过是为了给自己讨个清白罢了。

我不是潘金莲牵出了官场现形记

电影《我不是潘金莲》只有一条主线,就是李雪莲的上访行为。然而,通过李雪莲这一条线,牵出了一部“官场现形记”。

剧中的官员形象,最显着的是一张张“脸谱脸”。法院的法官叫王公道(枉公道),法院院长叫荀正一(徇正义),代表公平公正的法院,却“枉了公道”、“徇了正义”不得不说是一种讽刺。

再往上讲,县长史惟闵、市长蔡沪沙浜、省长储敬链的名字相对来说隐晦多了。作者的用意不言而明。

对一个农村妇女来说,关乎其一生声誉的事情,在各级领导眼里变成了“屁大点事”。然而,当“一个农村妇女和北京产生了联系,她就不是一般的农村妇女了”。

每当北京开人代会的时候,各路领导轮番到李雪莲家做工作,无非是想把她钉死看牢,把那几天糊弄过去,并没有人真心实意帮她解决问题。

最终促使李雪莲放弃上访的是其前夫秦玉河的死亡,不是各级政府做工作的结果。

水能载舟亦能复舟。只有把老百姓的事真正放到心上,转变工作态度,才是长治久安的根本。

李雪莲不是潘金莲

《我不是潘金莲》这个电影在视觉效果上,最鲜明特点是运用了大量圆形画幅和方形画幅。

电影的拍摄采用了很多中国风的元素。青瓦白墙的徽派建筑、碧绿的山、江水上的竹排等尽显江南水乡的柔美秀丽。背景音乐中加入的古筝,更为整部影片增资添彩。

冯导说,圆形画幅是为了满足人们的窥视欲。剧中,圆形画幅和方形画幅的切换,自然过渡不着痕迹。

我想这或许是一种隐喻。我们祖先的智慧,体现在一枚小小的铜钱里。铜钱内方外圆,融入了祖先做人的哲学:外圆内方。外在要圆融通达,懂得变通;对内要坚持原则,坚守信念。

李雪莲太“方”了,认死理不懂变通;官员们太“圆”了,把乌纱帽看得紧紧的;和李雪莲有关联的男人秦玉河、老胡、赵大头都“圆”,在感情上权衡利弊。

只有“方”的李雪莲,傻傻得可爱。

最后说一句。范爷的演技太赞了。从服饰、发型、神态动作到略带方言的口音,活脱脱一个农村妇女的形象。

李雪莲不是潘金莲。

文章内容不代表花瓣女神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blady.com/125012.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QQ:183728739

邮件:183728739@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20: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