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花瓣女神首页
  2. 悦己派对
  3. 轻小说

时空的梦

时空的梦

人生好累啊!如果可以,我想一觉醒来就是60岁。”这是25岁的林子最爱挂在嘴边的一句话。25岁,裸辞三个月,没有颜值才华,没有翻身本领,备受打击。一间阴暗潮湿的小单间,隔绝了外面的车水马龙、灯红酒绿,终日反复地苏醒沉睡。嘟,嘟,嘟……手机铃声响起来,林子极其不情愿地拿起手机。清晨7点钟,距离林子正常的起床时间还有整整四个小时。再一看,妈妈的电话。不接,肯定是一堆乱七八槽的唠叨,听得都厌烦了。在手机连续响起了三遍后,林子迫不得已地接起了电话。“妈,一大早的,又怎么了?”“你还没醒啊,这都几点了?”“醒了啊!”林子才想起,一个没有工作的人,是没有资格睡懒觉的,迅速伪装了自己的状态和嗓音。“那你在干嘛?这么久电话都不接?”妈妈步步紧逼。“在弄电脑啊,筛选招聘信息,投递简历,没看见啊。”这种谎,林子已经撒了不下十次了,越来越纯熟,张口就来。“哈哈,有在找工作啊,那就好,要求别太高。”“好的,我知道了,那我忙了,先挂了。”“好好好。对了,工作怎么那么难找啊,都好久了?”妈妈不忘逼问一句。“可能我太笨,也可能我要求太高,挂了挂了。”心虚迫使林子紧急挂断了电话,她没敢告诉他们自己颓废不堪的现状。父母把工作视为人生价值的评判标准,对他们坦诚无能与无助,只会让他们觉得你是扶不起的阿斗,或者是一只丧家犬在嘴硬乱吠罢了。(二)挂掉电话后,林子打开空调,拉起被子裹住全身,准备美美地进入睡梦中,自己就是闲人一个,起早了又如何?然而翻来覆去,难以入眠。妈妈的电话,不断萦绕在耳边。林子开始不自觉地发怵,内心的负罪感越发强烈,压得人踹不过气来。林子腾地而起,只想赶紧逃离这令人窒息的小屋。于是从衣柜里随意抽出一套衣服穿上,套上外套就出门了。南方夏日的早晨,闷热得很,空气饱和到容不下一个你,外套简直太多余了,林子想着想着,就来到了便利店。买了一瓶冰矿泉水和一个豆沙包,就当做早餐了。蹲在地铁站的出入口,肆无忌惮地吃起来了。七点一刻,零零星星已经有人夹着公文包进进出出,也不知是上班还是下班?林子想起了天道酬勤,所以他们像一个战士去拼搏出每个有意义的今天。而自己只配蹲在这里仰望他们,一片苦涩。接着林子漫无目的地逛到了公园,找了一处无人的石凳休息。清晨的公园里,一丝丝的微风袭来,大爷大妈们,早早就在这手舞足蹈地锻炼了。瞅着他们,有一种岁月静好的舒适感。比地铁口的失落感以及出租屋的颓废感,这里多了几分安然。林子猛灌了一口冰水,沁人心脾,往椅背一仰,享受这阔别已久的早晨,将烦恼一概抛诸脑后。(三)仿佛过了好久,身旁的动静吵醒了熟睡中的林子。她微微张开眼睛,身旁多了一位阿姨。阿姨脸上刻画着岁月的皱纹,一头掺杂着些许白发的齐耳短发,身材娇小瘦弱,衣着整洁,皮肤白皙。她的眼光时不时落在林子身上,欲言又止,让人捉摸不透。林子打开手机,正好显示八点。公园里明明有那么多空椅子,为什么偏偏要坐在自己旁边呢?越想越觉得毛骨悚然,不过这蓝天白云下,应该是不会有妖魔鬼怪的吧!林子一边暗示自己,一边准备起身走人。哪知阿姨喊住了她:“小姑娘,别着急走,陪阿姨聊会。”她的温声细语在那一刹间产生了魔力,让人拒绝不得,林子只好乖乖坐下。阿姨指着远处的大爷大妈,羡慕地说:“一日之计在于晨,像这样挺好的!”“是挺好的。可惜我们这些自以为是的年轻人,看不起平静的日子,也受不了忙碌的罪,一事无成,耗费青春。我真是挺羡慕阿姨这个年纪的。”林子触景生情,不经抒发了压抑许久的情感。阿姨淡淡地问:“羡慕?我?60岁的我?”林子惊喜地说:“阿姨60岁啦?刚好吗?”阿姨打趣地说:“不像吗?是不是看上去更老?”林子赶忙否定:“不,不是那个意思,阿姨看上去很年轻呢。只是我常常偷偷幻想自己60岁的样子,没想到在这遇见60岁的你,缘分哪!”一听这话,阿姨用一种近乎绝望的语气说:“60岁的人生,其实挺没意思的……”那语气,就像上一次爸爸问她:“为什么天天睡懒觉,不出去找工作?”她说:“生活没有意思!”“那睡懒觉有意思?”“睡懒觉也没意思。”是是非非,对于她而言,都了无生趣。居无定所,四处漂流,25岁的人生,只有一眼望不穿的绝望。所以她时常羡慕60岁的人生,那时候人生早已成定局,无须心烦自己的人生格局,只须心无旁骛地享受着生活。(四)林子迫切需要一个答案,所以她说:“60岁多好啊!无忧无虑的。”“孩子,人生的快乐与痛苦是对等的,迟早都会来的。前半生只想着不劳而获,后半生终将一无所获。”“那倒是真的。”这种话,林子没有办法不赞同。“每个年龄都有需要承担的责任,年少时逃避,烦恼只会堆积到年老。那时候,你心有余力不足的,束手无策,看起来更加悲凉。”“可是,阿姨你应该有家庭吧。年轻时有老公,年老时有孩子,人生总是有寄托与希望的。”林子不喜欢心灵鸡汤,总能想到理由胡扯。“要是年轻的我不选择逃避的话,也许我可以给孩子更好的未来,也不至于这么没用。”说着说着,阿姨眼角掉落了一滴泪:“昨天刚跟女儿大吵了一架,她半年没工作了,我就不停唠叨催促她。女儿说如果我没能力帮她,就不要随意介入她的人生。但是,我知道,这事真不怪她,是我太愚蠢了,要不是上次差点害了她,她也不会狠心对我说出这番话。”“害她?”“我…我那老同学…唉…”话还没出口,阿姨就红了眼眶,哽咽地说:“老同学特意上门拜访我,说是两个小朋友多年不联络了,非得让两个人互换微信。后来她儿子就骗我女儿说去当他公司的合伙人,一起干一番事业。她也刚好失业,我当然举双手赞同。哪知一过去,就是个传销组织。还好我这个女儿聪明,当晚就拒绝了,连夜搭飞机回家了。真的,阿姨没本事。”“这不怪你,阿姨,是世道艰险,人心险恶。”“孩子,谢谢你的安慰。我不瞒你说,阿姨也是个本科生,可是这么多年从来不敢自报家门,生怕给母校蒙羞。不求上进,懒惰散漫,是十年前,我离婚时,他送给我的最大打击。我才发现,这么多年,我除了把自己惯成一个肥胖的黄脸婆,一事无成。”一阵微风吹起,林子的后背一阵发凉。她害怕她同样拥有这种堕落的思想,而这会把自己送上无知的不归之路。(五)一阵短暂的沉默后,阿姨开始真诚地聊起梦想:“孩子,你有过梦想吗?”“啊?”林子还沉浸在刚才的恐惧中。“年轻的时候,我和我的舍友们,有过一个‘一人一间店’的美梦。花店、婚纱店、书店等等,而我的就是开一间咖啡店。”“那也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我和高中的舍友也曾经许下这种愿望。”林子像遇到知己一般,忍不住地插嘴。阿姨却无情地说:“孩子,别想了。”林子有点生气地质问:“为什么?”“因为我从来就没实现过,未来也不可能会有了。像我们这样的人,不配拥有梦想,我们终归碌碌无为。”“可是我才25岁,你也就60岁,只要敢想,人生的可能性是无限的。”“这些心灵鸡汤,现在就算听进去了,也于事无补了。”“阿姨,说句实话,就我现在的生活状态,也没资格鼓励你”“所以说,你还是终将成为我,活在过去,荒废今天,丧失未来。”阿姨突然莫名其妙嘲讽起林子来。察觉出阿姨的不怀好意后,林子生气地争辩:“不,我不会成为你的。别看我现在得过且过的样子,我一旦奋力直追,不鸣则已一鸣惊人。”“那你可得说到做到,我等你的好消息。”说完,好像得逞似的,嘴角上扬,一扫之前的阴霾。那个微笑,瞬间让人热血沸腾,重燃希望。(六)“好啦。我该走了!”阿姨起身要走,顺道指了指林子手里的空瓶子:“瓶子,能给阿姨吗?”林子当场愣了一下,难不成一开始就是为了瓶子来的。阿姨一眼看穿林子的小心思,说:“孩子,别瞧不起阿姨。荒废了半辈子,没啥本事,只能捡捡垃圾,养活自己,尽量不给孩子添麻烦。”林子当场脸红到极点,不知所措,莫名冒出一句:“劳动最光荣。”逗得阿姨哈哈笑了起来,接过林子的瓶子,转身离开了。林子一看时间也差不多了,还是回去投简历找工作了,也起身走了。大概走了十步后,听到背后传来阿姨的喊声:“林子,你要加油啊!我在未来等你。”林子停住了脚步,慢着,她怎么知道我叫林子?待她转身寻找那个阿姨时,她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林子心中思绪万千,那位阿姨到底是谁?她为什么要提醒我不要忘记最初的梦想?不知道是夏日阳光的原因,还是内心的躁动不安,林子直冒汗。可是她无暇去管挡住眼睛的汗水,脑海只不停地回忆着那位阿姨的模样。太阳越升越高,阳光透过枝叶洒在林子的脸上,热醒了熟睡的她。“咦,什么时候又坐下了?”林子一边想着,一边慌慌张张从口袋掏出手机,正好显示八点,梦?难道我做了一场穿越时空的梦?往下一看,右手正牢牢地拿住外套,而左手空荡荡的。矿泉水呢?林子顺着左手垂落的方向,惊喜地发现滚落在地上的水瓶。长吁一口气,还好,一切都是一场梦。以后,还是别做的60岁春秋大梦了,人生就该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年轻时,与时间为敌,正视自己,不断学习,与时间赛跑。年老时,与时间为友。那时候,你才有资格去做最自在的自己,岁月静好,一切皆安好。

本文作者的文集给他/她留言我也要发表文章

文章内容不代表花瓣女神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blady.com/148409.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wap-baidu-2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20: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