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私房夜话
  3. 撩男

婆婆疼丈夫爱,亲妈都说我有福,这样过了3年我却想离婚

何晓雯永远忘不了在自己和李博伟结婚之前,与他前妻的那次会面。

那是三年前的冬天,李博伟说晓雯的生日巧在大年初一,那就春节办婚礼。以后她的生日就是结婚纪念日,十分浪漫。

大年三十,李博伟的前妻来看五岁的女儿豆豆,那时候晓雯与李博伟已经谈了大半年的恋爱,豆豆经常牵着她的手甜甜地叫“阿姨”,真是个可心的人儿。

她丝毫不担心这位前妻能在她即将组成的家里掀起什么幺蛾子,因此她亲自带着豆豆与前妻见了一面,顺便宣誓一下主权。

——虽然你梁丽是豆豆的亲妈,但是离婚已经两三年,豆豆的抚养权在李家,以后我和豆豆才是一家人。

她请梁丽吃了顿饭,餐桌之上,两个女人间的战火在暗自燃烧。豆豆看起来对此一无所知,乖巧地坐在晓雯身边,不断伸手拨拉着自己的甜点。

梁丽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去,摸了摸豆豆的手,又缩回去,轻柔地道:“豆豆,妈妈来看你了。”

小姑娘乖巧地喊了一声“妈妈”,晓雯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上,梁丽又问:“这位阿姨对你好不好呀?”

豆豆甜甜地牵住晓雯的手,又放在梁丽的手上,对两个内心憋着劲儿较量的大人咯咯地笑,嗓音甜美得像一只小百灵鸟唱歌一样,“妈妈,阿姨,你们对豆豆特别好,豆豆都喜欢。”

晓雯松了口气,眼睛都快湿润了起来,这孩子懂事得让她内心充满了柔软,虽然她没有生过孩子,但心里忍不住地涌现出了母爱。

梁丽却苦笑着叹了口气,“你真要和李博伟结婚,有你后悔的日子。”

何晓雯搂住豆豆,眼睛里充满了火气,毫不客气地回击道:“姐姐,不要以为你的婚姻失败了,别人就经营不好。总之你放心,豆豆我会好好照顾,李博伟也是。”

她拉开凳子一把抱起豆豆就要走,豆豆还回头冲梁丽摆起小手喊道:“妈妈再见!”

梁丽一脸的怅然若失,在望着豆豆的背影离开后,这才抹了抹眼角的泪。

晓雯的婚礼办得十分隆重,李博伟虽然是二婚,但他极其温柔浪漫,将所有事情都办得十分妥帖,给亲戚朋友们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刚开始谈恋爱的时候,晓雯的父母怎么也不同意二十五岁的晓雯嫁给一个离异几年、带着五岁孩子的男人。但在见了几面后,都一致认为未来女婿十分可人——他高大、帅气,为人绅士有礼,家庭条件不错,有一份稳定的公务员工作,本地城市人,还有几个姐姐的扶持。

最重要的是,他五岁的女儿豆豆,实在懂事得让人怜爱有加。她第一次被爸爸带着来见晓雯父母的时候,就歪着脑袋扑进晓雯妈妈的怀里,奶声奶气地喊“婆婆好”,一家子人都开心地笑了起来。

饭席上,豆豆自己不用喂饭,一个人用勺子拨着饭,吃得干干净净。

晓雯的妈妈抱着孩子爱不释手,直说这孩子真是个贴心的妙人儿。

所有质疑过晓雯这段婚姻的人后来都说,晓雯过得真幸福呀。

可不是吗?婚后李博伟把自己的妈接来了家里看孩子,说是不能让晓雯年纪轻轻就劳心劳苦地带孩子。

晓雯还害怕豆豆和自己不亲,哪知道头一天住进李博伟家里,豆豆就亲亲热热地跑过来,伸出双手挂住她的脖子,甜甜腻腻喊了声“妈妈”。晓雯当场眼泪就流了出来,她真没想到自己的人生能够如此幸福。

豆豆上幼儿园从来不用晓雯接送,婆婆是个勤快的老太太,每天天不亮就起来给一大家子人张罗吃早饭,将豆豆喂得饱饱的再送她去上学。

晓雯一来不耽误工作,二来下班回家不用动手就能吃上热腾腾的饭菜,每天家里被婆婆收拾得干干净净,地上一丝灰尘都没有。等到李博伟回家了,两人就像无牵无挂的小两口一样过着二人世界,什么都不用操心。

但三年了,晓雯渐渐觉得这日子过得有些不对头。

起先是卧室里发生的莫名其妙的事儿。

婆婆素来要打扫家里的每个角落,偶尔晓雯劝她,自己和李博伟的卧室不用进来打扫。夫妻二人毕竟有单独的私密空间,虽然整个房子很大,平时把小门一关谁也不干扰谁,但她很多次发现了房间里有婆婆的踪迹。

比如说衣柜里上锁的抽屉,放着她和李博伟的证件、存折、银行卡等东西,有次她拉开抽屉想找个证书,陡然发现抽屉里的东西被翻乱了,虽然刻意放了回去,但位置和顺序都不对。

再比如说,自从国家开放了二胎政策后,婆婆总是在饭桌上有意无意地旁敲侧击,说二胎的事儿。

这些事情让晓雯心里隐隐不太舒服,本来主动地不去在意,但类似的事情越来越多,她就不想再忍受了。

有天夜晚她躺在李博伟的臂弯里,还是把自己的小小不满说了出来。

李博伟亲昵地翻身压在她身上,深情地吻了半晌,在她耳朵边呢喃:“妈一个老太太了,小打小闹的随她去吧,管她那么多干什么,咱俩过好小日子不就好了?你不想生就不生,多简单的事儿。”

晓雯还想再多说几句,想说这不是生不生的事儿,而是他们夫妻两个与婆婆之间的生活应该有些距离。但话未出口,李博伟已经用唇堵住了她的嘴。

晓雯在床头柜摸索,但摸了半天,只摸到了一个空空如也的盒子。

“不会啊,上一盒没用几个呢……”她嘟囔着,但李博伟不停手。

他又亲下来,半推半就间,晓雯没再反抗。

事后他去洗澡,水流声哗哗作响,晓雯倚靠在床头,拉开床头柜,望着那个空空的盒子发呆,心里的不愉快愈演愈烈。

第二天在饭桌上,她胸口憋着一口气,努力克制自己的不高兴,平静地和婆婆说:“妈,以后我和博伟房间你真的不用进来打扫,我晚上下班自己收拾。”

婆婆低着头,似乎有些讨好般道:“咋回事呀?我哪里惹你不高兴了吗?晓雯你别生气呀,你好好和妈说,妈哪里做得不对,都改,都好好改。”

恰逢李博伟从卫生间出来,瞧见这幅画面——自己的妈小心翼翼缩着脖子望着晓雯,但晓雯一脸的漠然,甚至有几分盛气凌人的味道。

“怎么回事?”李博伟走过来,捏住晓雯的肩膀,“妈怎么惹你了?妈都六十了,有什么事不能让让吗?”

晓雯还没来得及说话,婆婆就噌的一下站了起来,走过来拉住儿子的胳膊,嗔怪道:“你怎么对晓雯说话呢?晓雯跟我好着呢,没什么事,你一大早的,赶紧上班去。妈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娶了媳妇儿要疼爱人家,别动不动耍小脾气。你老婆就是家里的天,你要供着,敬着。”

李博伟松开了手,瞟了一眼晓雯,小声嘀咕道:“你岁数不小了,妈对你这么好,你也要懂事点。”

他拉开门走了,婆婆还是低眉顺眼地拿过了晓雯吃完饭的碗,小声道:“那我洗个碗去送豆豆上学了?你别气了,家和万事兴嘛。”

这么一折腾,晓雯也不知道该不该气了,好像全家人都在小心翼翼地让着她,宠着她,只有她不懂事,还跟老人置气。合着她好像是这个家里最大的罪人。

可是她分明只是想留出个私密空间来而已,这有什么错?更何况,事情不知道为什么,看起来总是像她这个恶媳妇在欺负婆婆一样。

晓雯想不通,一整天恹恹的,下班了直接回了娘家,向自己的亲爹妈倒苦水。

爹妈倚靠在沙发上看电视,妈一边嗑着瓜子一边责怪她:“不是我说你啊雯雯,你这是好日子过惯了,不知足啊。”

“你婆婆已经好得不得了了。你妈我年轻的时候,那才叫苦,哪里有人给我做家务、做饭、带孩子的?你奶奶只会使唤我干这干那,伺候她老人家,你还上蹿下跳整天让我头疼。现在你过的这叫什么神仙日子,你婆婆把你伺候得服服帖帖,豆豆娃又那么懂事,你还不满意了?”妈一边看电视一边喟叹,“你看看这电视剧里的,婆媳天天吵架,孩子还叛逆不听话,这才叫难受呢。”

几句话把晓雯噎得说不出话来,她一时词穷,不知道该怎么描述自己微妙的处境。但她很想告诉所有人,不是她让婆婆干家务的,甚至每次她和婆婆抢着干,都被婆婆从厨房、卫生间赶出来,说她闲不住,不干点事情整个人就难受。

怎么反而在自己亲妈眼里,她却是个享了福却还不满足的人?

饭刚吃完,门口响起了门铃声。爸去开了门,一脸尴尬地回了屋子冲着晓雯喊:“你看你闹的,回咱家来都没和你婆婆打声招呼。”

晓雯走到门口,发现婆婆手里牵着豆豆,一脸的愧疚对着爸道:“都怪我早上惹了晓雯不高兴,这不豆豆娃一放学闹着要回家找妈妈,我寻思晓雯这会儿也该下班了,谁知等了半天没回来。”

晓雯走过来,心里又愧疚又觉得憋屈,她明明早上出门的时候跟婆婆说过的,这会儿她又成了恶媳妇儿。

悻悻回了家,李博伟坐在空荡荡的饭桌面前低着头。

“你这是什么意思?”他手里捏出一盒紧急避孕药来,扔在桌子上。

晓雯浑身的血液都在往头上涌,他是怎么发现了这个?他从来不乱翻她的东西,这盒药被她隐秘地放在一件秋日大衣的口袋里,层层叠叠的衣服里,他怎么可能找到?

晓雯涨着脸忍着怒气回头看婆婆,婆婆却低着头捂住豆豆的眼睛哄孩子:“豆豆乖,爸爸要和妈妈说点事,奶奶带你去屋里写作业。”

饭桌前只剩他们两个人,李博伟很少见地点了支烟,“晓雯,我现在还挺难受的。”

“你怎么找到它的?你翻我东西?还是妈翻的?”晓雯双手环抱在胸前,冷笑着。

李博伟很少发脾气,他静静抽完了一支烟,将烟头摁灭在烟灰缸里,突然站起身来伸手搂住晓雯,将她紧紧抱在怀里。

淡淡的烟草味还热气腾腾的,李博伟抱得越发紧,他将她的头按在他胸前,晓雯只听见他的心扑通扑通地跳。

他果然没有同她吵架,只是软软地凑在她耳朵边说:“晓雯啊,这个药对身体不好,以后不吃了好吗?”

说着,他又在她额头上轻轻印下一个吻,“对不住老婆,我以后再也不任性了,火烧死我也要做安全措施,不能让你受一点伤害。”

晓雯依偎在他怀里,刚才一腔的怒气渐渐散了,她轻轻点点头,伸手环住了他的腰。

生活好像有很多不如意,但李博伟对她真的是好得不得了,三十岁的人了还能像十七八岁的少年初恋时一样能说出些让她心动不已的话来。

李博伟为她盛了一碗晚饭时做的银耳粥,非要一口一口喂她喝。粥甜甜的,晓雯心里也甜甜的,突然想起了妈妈的话,自己过的已经是很多人眼中的神仙日子了,家境优渥,婆婆伺候着,老公疼爱着,孩子可爱又懂事,哪里还来那么多闲气儿呢?

她沉沉靠在李博伟身上东一句西一句说话,也忘记了要质问他,究竟是谁把那盒药从她层层叠叠的大衣口袋里翻了出来。

又一年大年初一,婆婆张罗着要给小两口过个热闹的结婚纪念日,要为晓雯过个美好的生日。屋子里被装饰得很是喜庆,邀请了一堆亲戚朋友来家里做客。

人人都夸着晓雯有个美满的好家庭,李博伟与她站在一起真是郎才女貌。

女人们夸赞晓雯的婆婆对晓雯太好了,一边又惊叹晓雯的老公这么好,抱着孩子哄,和孩子们打成一片。

“哪像我们家那口子,一放假就到处和狐朋狗友喝酒去了,一天不着家。”

“是啊,我老公才不管娃呢,整天回了家就知道玩手机。”

……

晓雯整个人洋溢在幸福中,婆婆做了一大桌子菜,菜品丰盛之极,招呼宾客道:“今天不仅是他们小两口的纪念日,还是我们晓雯的生日。晓雯就像我亲生的女儿一样,爱得不得了,大家快吃,锅里还炖着排骨呢……”

说罢,婆婆转身又钻进了厨房。

晓雯逃离了亲戚们的包围,进了厨房想搭把手,谁知婆婆拧着眉毛道:“快出去快出去,里头油烟大,小心熏坏了你。”

晓雯还想再做些什么,就被婆婆大力推着出了厨房门,“再上个排骨就上完菜了,你们年轻人多聊聊天,热络热络亲戚关系。”

晓雯只好回到饭桌上和大家说笑,有人小声凑到她耳边道:“晓雯嫂子,今天这桌菜都是你婆婆做的呀?你真的好享福呀。”

像是心里的一根隐刺突然在隐隐冒尖,晓雯只好不自在地点点头,不住转过头去看厨房。

女人天生的第六感准得不得了,婆婆拉开厨房门,一个人端着一大盆排骨走了出来,晓雯生怕别人看见这副模样该在背后嚼舌根,说她晓雯太过不懂事,整天奴役自己的婆婆。

她忙走上前去想搭把手,将那盆排骨汤接过来。但刚刚走到婆婆身边,手还没碰到盆,婆婆的手突然抖了抖,盆里的汤洒了些出来,洒到了晓雯的衣服上。

“哎呀晓雯,对不起对不起,你没烫到吧?”婆婆端着盆的手越发艰难地开始颤抖。

晓雯一咬牙,装作无事,伸手就接过了排骨汤,努力一步一步将它端上饭桌,婆婆可怜兮兮地站在原地,嘴里不断朝着客人们喊着:“晓雯别气,妈不是故意的,妈一会儿就给你把衣裳洗了。”

“要是油点子洗不掉,就给你买新的……”

她又说。

晓雯刚把排骨汤放下,就有亲戚拉住她的衣袖劝道:“晓雯你别气啦,你婆婆她也是太辛劳了,你赶紧过去把她带过来吃饭。”

晓雯百口莫辩,她方才一句话都没说,更没有表现出生气的意思。

李博伟也从孩子堆里抬起头望向晓雯,皱着眉又望着厨房门口可怜的老太太,站起身来朝自己的妈走过去。

李博伟将妈妈搀扶着走到饭桌前,让她坐下吃饭,她却连连摆手,后退了两步道:“你们吃,你让晓雯先吃。我带晓雯换身衣裳,我给她洗衣服去。”

说罢,老太太踩着小碎步就将晓雯拖拽到房间里,要晓雯换衣服。

晓雯坐在床头皱眉不动,良久脸上露出个冷笑,“妈,您这跟我玩宫斗戏呢?有意思吗?”(小说名:《悔婚记》,作者:苏子澈。来自【公号:dudiangushi2018】禁止转载)

文章内容不代表花瓣女神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blady.com/2430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QQ:183728739

邮件:183728739@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20: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