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价广告位招租,QQ:183728739
  1. 花瓣女神首页
  2. 悦己派对
  3. 轻小说

你是我的女神,我不能让你离开

你是我的女神,我不能让你离开

在法庭上,他一直强调自己比任何人都爱自己的妻子和孩子,有好几次都情绪失控。公诉方一度以为是我教他的,来博同情。我直说没有,我觉得他那不是爱。

2014年5月,我再次作为谢雄的辩护律师在看守所里会见他,上一次是在2年前。

假如当初他肯像大家劝的那样放下执念,也不至于此。可是这回,他应该很难再走出去了。

第一次办谢雄的案子时,他所有的亲友都反复向我强调,“谢雄是个老好人。”尤其是他的母亲,而且说话间一直在骂胡少红:“这种荡妇迟早有一天会被人撕得没样的。”

看守所里的谢雄没有被剃光头,留着中分,皮肤黝黑,戴着手铐,时不时拨弄下自己的头发。我提的每个问题他都回答得很认真,只有谈到他的妻子胡少红时,才会情绪异常激动,抓头发、拍桌子,恢复理智后又跟我道歉,说自己没控制住,“我到底还是很爱她的。”

谢雄认为,自己这辈子对胡少红“够意思了”,“你都不知道她从前是一副什么模样。”

再往后说,他甚至觉得自己有些伟大,“我亲眼看见从她身上掉下别的男人的血肉,我还要她。”

快十年了,如果没有那件事,或许他们永远都不会再有交集了。

1.

尽管谢雄和胡少红是高中同学、前后座,但两人的交流一直不多。

胡少红当年是班花,能歌善舞,成绩也不错,而谢雄家庭条件不好,读书不行、长相也老土,身上有严重的狐臭,平时连头都不敢抬。

那时,班上有超过三成的男生都对胡少红有过好感,谢雄也不例外,他是在高考结束那晚表白的,那天,他给胡少红送了一把伞,“是名牌,天堂伞。希望能为你遮风挡雨。”

胡少红没有接受,只说了句“同学少年多珍重”。

毕业后,胡少红如愿考上了一所艺术学院的美术系,谢雄南下广东成了流水线工人,两人的生活轨迹渐行渐远,可谢雄却总忘不了胡少红的一颦一笑,“厂里那些漂亮女孩我都会先拿来和胡少红比较一番,最终发现还是胡少红最迷人。”

不管加班到几点,谢雄每天都要去网吧坐2小时,什么都不做,就为了关注胡少红的动态。偶尔发出几句问候,胡少红也就是礼貌性地回复一下,仅此而已。

直到有一天,胡少红忽然主动打来电话,寒暄了很久。谢雄说他当时只有一个想法,“我愿意为她做任何事情,只要她一开口,我马上就会去做。这说明我们缘分未散。”

胡少红倒也坦诚,说自己想借钱——她在学校恋爱了,钱是要给男朋友拿去开画室的——谢雄很爽快地把钱打了过去,“我真的只是想还能和她有牵连就好。”他让胡少红不要有压力,“朋友之间不牵扯其他,我只怕我们突然就再也没有联系的理由。”

谢雄一共给胡少红借过3次钱,6000来块,尽管他也发现,越往后胡少红开口就越来越顺,但他却从不多问,“她是个实心眼的女孩,都是为了自己爱的人。”

谢雄说,自己一度还曾非常感激那个男人,“但凡他有点人样,就都不会有我什么事了。真的,完全没有。”

2.

据说,胡少红的男朋友是美术系的一个大才子,长相奇丑、胡子拉碴,却能说会道,常给胡少红写情意绵绵的信,还在校园的墙壁上画她可爱的笑脸。认识没多久,就用疯狂的浪漫攻势将胡少红追到手,两人一起住到了校外。

男友比胡少红高两届,临近毕业时,打算自己开间画室,却因家庭困难,常跟胡少红诉苦。胡少红省吃俭用,几乎将全部生活费都给了他,还经常逃课去咖啡厅打工,但还是不够。她不忍看着男友整天愁眉苦脸,思来想去,只能开口问人借钱。借的次数多了,最终只有谢雄还肯接她电话。

在胡少红的帮衬下,画室终于开了起来。不过前期投入较大、学生少,依然入不敷出。男友索性让胡少红退了学,说胡少红反正是要做这行的,等画室走上正轨了,他手把手教比在学校学的好得多。还发誓,不出三年就能把她带成顶级画家。

在此之前,胡少红从没跟家里撒过谎,听男友让她退学、还要瞒着家里把学费拿出来办画室时,她害怕极了,想分手,可话还没说出口就又被男友的花言巧语说服了,他说画室其实是自己送给胡少红的礼物——“我只是个为公主搭建花园的丑工匠,没有什么比两个人在一起还要重要,我辛苦创业,只为给你一个稳定的家,让你做自己最想做的事。”

后来,胡少红给我讲述这段多年前的经历时,目光冷峻,神情高傲,仿佛是在说别人的故事。只有说到退学欺骗家里,才独自走到窗前站了许久,再回来时,妆都花了。

画室办起来了,男友却开始常常夜不归宿,说是应酬。再后来,胡少红就怀孕了。胡少红不知所措,男友却一躲了之。

又过了一段时间,直到一个女人出现在胡少红面前,问她为什么还不搬走时,她才明白自己已被弃之如敝履。可如今,自己已经没有任何后路可退了。

胡少红以死相逼,男友却说,“你若是损我名声,那我只好打电话给你父母,告诉他们你就是一个大骗子,说是在外面读什么大学,其实拿着学费四处挥霍,还搞大了肚子。”

胡少红再一次被他镇住了,“我真想把自己开肠破肚。我这两年到底在做些什么?!不人不鬼的,真是想死,又怕父母对着我的尸体失望,在老家没法做人。我连死的权利都没有——这些事死了就捂不住了啊。”

3.

从画室搬走时,胡少红身上只有40块钱和一份《爱情承诺书》,上面写着:爱无止境。而眼下,能帮她的人只有谢雄了。

胡少红再次拨通了谢雄的电话,将这些事都和盘托出。“也不想把谢雄当成傻子一样利用……”后来,她说这话时一直低着头。

谢雄当即给胡少红打了3000块钱,第二天他干脆辞了职,赶去胡少红所在城市的医院。那是他第一次坐飞机,“我觉得这个时候过去时最合适,比任何时候都要好。尽管我下飞机后见到她都不成人样了,但我还是记得那天天上的云白得可爱。”

医生责问谢雄怎么才来,告诉他事情很严重,“你女朋友有炎症,得先消炎,然后再引产拿掉小孩。已经20周了!这对女孩的身体伤害是很大的。要不再考虑一下把小孩生下来?”

听医生把自己当成胡少红的男朋友,谢雄非但没有解释,反而更觉得自己应该担起这个责任,他真去和胡少红商量了,“只要你想把这个小孩生下来,我绝对没意见。”

胡少红脸色苍白,却言辞决绝,“什么时候轮到你来做这个好人。”见谢雄不说话,她语气才有所缓和,说她只当谢雄是个可以信赖的朋友,“虽然我说这个话有点可笑,但我希望你能找个爱你对你好的人,我们是不可能的。”

为了省钱,胡少红选择了最便宜的手术,打算康复后再去打工,“想尽快还清他的钱。我知道自己或许已经伤害到他了,不能一错再错。”

可谢雄却又往胡少红医院的账户上预存了1万块,悄悄找到医生说,“做最好的手术,用最好的药,我手上还有这么一点钱,能让我的女人少受痛苦就一定会去做。”

当昏迷不醒的胡少红坐在轮椅上被护士推出来时,谢雄马上扑了过去,问怎么回事。医生说由于是大月引产,胡少红算是从鬼门关走了一遭,以后要对她好一点。

谢雄激动地跪在轮椅前,流出了眼泪,“别人都不理解,我当时就觉得她真的是个实心眼的好女孩,谁娶她谁有福。”

谢雄说,这样的女生只要认定了谁,就会好得没边。他觉得,她对自己也一定会如此,他决定不管胡少红怎么说狠话,他都不会离开。

回到病房里,谢雄扶着胡少红去上厕所,血流不止,胡少红就一直哭。谢雄顺势拉住了她的手,胡少红挣脱了,“我心里只有无尽的感激,我自己烂透了,不能再搭上你的一辈子,就当我是过河拆桥了吧……”

谢雄也不答话,默默起身去给胡少红打饭、买水果,晚上就在病房里安静地坐着。“这一切都是我自愿的。我觉得这是一种幸福,能让自己爱的人伤口痊愈,这该多好啊。”

胡少红出院后,谢雄又忙前忙后帮她租房,自己则住在小旅馆里,白天去给胡少红洗衣做饭,晚上回小旅馆睡觉。

胡少红感到有些恐慌,又不知该如何是好。便在一天中午无故将饭菜扔地上,“我不喜欢你。不要以为我堕过胎就会随便找个男人。我照样有选择爱的权利,我要选的人不会是你!”

谢雄还是不说话,默默地蹲在地上捡起食物,“你不喜欢吃,我就给你换别的,发脾气对身体不好。”

胡少红实在狠不下心了,看着他的背影,一连说了几声对不起,解释道:“我不想因为这事导致我们之间有什么问题,做朋友或许还能善始善终,保留一点美好的念想。”

谢雄却始终微笑着,“我发誓不会去在意一些不该我在意的事,我只想守护我爱的人……你再难过都得吃饭,不要再对食物发脾气了。”

谢雄又出去打回来一份饭,胡少红却没有吃,“你不要住旅馆了,省点钱,就在沙发上将就着睡吧,不过得给我点时间。”她对谢雄说。

两个月后,胡少红随谢雄去了广东。

4.

决定领证的前一周,胡少红再次郑重地对谢雄说,如果他现在后悔,她能理解,“就算你接受不了我这样的女人,我也不怪你……”

谢雄却单膝下跪,拿出戒指,“我发誓,我什么都不求,只求能在你身边。就算你以后中途会离开我,我也要陪着你走一段路,直到你找到自己的幸福,才放心。”

胡少红说,只要谢雄能真心跟她过日子,她不会三心二意,“只是你真的要想好了。”

两人的结合,双方家长都持反对意见。

谢雄父母说,知道自己儿子的斤两,娶个这么漂亮又有文化的媳妇,肯定招架不住,“漂亮女人都很难管,你是花自己的钱给别人代管。”

胡少红的父母更觉得,花那么大的代价才将女儿培养出来,怎么也不能嫁给一个工作不稳定、且只有高中学历的男人,“我的女儿可是正儿八经的大学生,这一看就不匹配。”

2007年,21岁的胡少红和22岁的谢雄还是在老家举办了婚礼,2008年,他们的女儿出生了。

刚结婚那两年,谢雄非常宠溺胡少红,每天连洗脚水都会特意准备好。胡少红过意不去,说两个人过日子,随意一点就好,不用把她捧到天上,能相互理解、扶持就行,这些事她自己能做。

谢雄却一脸憨厚,说很庆幸,对她好的是自己而不是别人,他有为她拼命的资格就够了。

结婚后,谢雄在镇上开了一家小建材店,生意还行,却从来不让胡少红帮忙,谁问起都总说,“我老婆爱干净。”也有人不知是出于嫉妒还是故意挑事,“你老婆爱干净,嫌这嫌那,恐怕是嫌你脏。”

夫妻关系虽和睦,但谢雄的母亲却一直“不放心”胡少红,外面听到点什么嚼舌头的话,回家就会百般刁难。

胡少红平时爱画画,婆婆就撂下狠话,“装什么大小姐,成天鬼画符,能卖钱吗?你安安分分就赏你一口吃的,别当这里是提款机,休想得到半分财产。”胡少红不愿吵架,只要谢雄不说什么,她也就无所谓。

久而久之,谢雄也不再那么维护胡少红了,甚至每次都要在胡少红画画时,强行和她同房。这种行为一直持续到2009年初,谢雄的解释是,“我可以不在意你的过去,但你跟了我以后,就不能老是沉溺于过去,想过去的人。”

他满心以为,胡少红画画是睹物思人,欺人太甚。

而小镇上的流言就更来势汹汹了。说什么的都有,比如胡少红以前在外面做过小三、妓女,找谢雄不过是让老实人接盘——“不然她那模样和学历怎么会找谢雄那种呆子”。婆婆听风就是雨,吵架时什么话最狠就说什么,脏水全往胡少红身上泼。谢雄在一旁,虽然觉得母亲过分,却又想借机给胡少红提个醒,也不开口。

胡少红为自己辩解说:“我可是20岁就跟了他的。”

谢雄听了这话就不舒服了,“她就是看不起我,觉得我荒废了她的青春。她却不理解我天天在外面要忍受什么——那些哥们个个都说自己老婆是处女,就我有口难言。”

后来我问谢雄,“你终究是在乎这些吗?”

“我不在乎,就是说的人多了,我突然觉得有那么一点吃亏,我当然不在乎。”

我也和胡少红聊起这个话题,胡少红非常不屑,“我瞧不起这种人,不该信他的,就算做妓女都轮不到他来包养,他以前怎么说的?不过是把我当成被他圈养的畜生。”

“别的要求没有,贫穷富贵都不论,只要他能像自己说的那样,我当牛做马也可以,我没有高傲的资本,就想过崭新的日子。”

5.

其实刚生完女儿那段时间,他们就有了矛盾,胡少红在哺乳期奶水不足,当时市面上卖的奶粉她不放心,便给一些同学打去电话询问,有没有合适的代购,偶尔也会和同学聊几句关于美术的话题,提到了艺术展什么的,谢雄就不开心了。

事实上,当胡少红和外界重新恢复联系时,谢雄心里就已经开始慌了,“她居然给自己开了一扇窗,她飞走了,我可是追不上的。”谢雄越想越气,第一次发了脾气,“我的女儿要喝奶的时候,就奶水不足了。你以前可是奶水过剩,胀痛得整晚都睡不着的!”

谢雄说,自己心里还有一个梗,“她对前面那个人那么好,对我却无所谓。”

胡少红看着眼前的这个人,觉得陌生又熟悉,“我以为我会很愤怒,但是没有,只是觉得好笑,可能是报应来了吧。我到底是有点傻,第二次信错了人。”当然,胡少红那时依旧觉得,“欠着他好多,不怪他的。”

第一次撕破脸后,谢雄忽然觉得自己轻松多了,很快就将这两年的憋屈全都倒了出来,“我容易吗?付出了这么多你都不感念,是不是还想着你那个混账前任?为了你我忍受了多少屈辱,承担了多少压力?别人的老婆嘘寒问暖,出双入对,你就知道躲在房间翻什么画册,就是欺负我不懂美术!说不定里面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暗语。”

那晚,胡少红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画了撕,撕了画,她唱儿歌哄女儿睡觉,等女儿睡着了,就在家穿着高跟鞋,唱谢雄听不懂的英文歌。天亮了,胡少红提出离婚,说小孩还是由她带更合适,“至少以后表里如一。”

谢雄将胡少红的画具全部砸在地上,“可以啊,但小孩必须要归我,做人要知足,我对你已仁至义尽。你看不上我,要抛弃我们父女,你现在尽管穿着高跟鞋滚蛋!”

胡少红转头就将孩子抱给他,“你要的话,我不跟你争。你提出任何要求,我都接受。”

谢雄愣了,他以为女人心肠软,只要抓住了小孩,胡少红就会委曲求全。没想到她如此利落,谢雄顿时焉了,抱着小孩跪了下去,“我不离婚,坏毛病我马上改……”

日子又这样继续了。

6.

往后的日子,胡少红几乎天天都泡在麻将馆,白天在牌桌上谈笑风生,晚上回家一言不发。又是两年过去,2011年,谢雄实在忍不住,去麻将馆找人,当着众人的面嘲讽胡少红,“出错牌不要紧,不要上错了床。”婆婆也在一旁添油加醋,“指不定被多少男人放炮了。”

胡少红指着婆婆的鼻子骂,“我要是不和男人睡个觉,还真对不住自个儿了。”

谢雄骂胡少红目无尊长,“这是我妈,她为了我吃了多少苦,轮得到你指手画脚,你欺负我就算了,居然还骂我妈,你现在给我马上滚!”

那一次,胡少红去卧室收拾行李,谢雄跟进去抢过她的行李箱往窗户外扔,嘴里骂着,“我就是个捡破烂的,现在我不要了,你就该待在垃圾堆里,亏我还当个宝,带回家里来。”

胡少红光着脚出了门,回了娘家。

没过3天,谢雄就又跑来道歉,“女儿还小,奶粉我已经买了,这事就这么过去了……”胡少红关了手机,躲了起来。

那一次,谢雄发了疯似的四处找胡少红,发短信发邮件认错,没有回复后又继续放狠话;频繁地去丈母娘家死缠烂打,一会说要退彩礼,一会又说给胡少红新买了个金镯子。

胡少红坚持不露面,谢雄就说既然胡少红无情,就别怪他无义——一天,他又跑到丈母娘家,将胡少红过往的事全添油加醋讲了一遍,“你还真当你女儿是什么正儿八经的大学生?我都替你害臊,这些年不是我给她兜着,你以为她是个什么东西,妓女好歹还不骗人。”

这一番话引得胡少红母亲当即突发心脏病,被送去医院急救。

后来说起这件事,胡少红一直用拳头打自己的头,“前任那么烂,不过是只说不做,好歹替我守住了秘密。这个口口声声说要呵护我的人,就在我父母面前扒我的底裤!”

胡少红更加不敢露面了,自己租了个便宜房子躲在外面,“白天都不敢拉开窗帘。原来有些人的温情你是不能乱接的,等哪天他想算账让你还,你拿命还都算是轻的……”

7.

一直到8个月后,谢雄才终于有了胡少红的消息。

那天,他的手机收到一个地址和一张胡少红的裸照。他顺手抄起一根钢管将自己的店铺砸得稀巴烂,又叫了一伙人怒气冲冲地赶了过去。撞开房间的门,谢雄看见一个穿短裤的男子躺在床上,胡少红正从洗手间走出来的,瞥了一眼谢雄,不慌不忙的,也没有说话。

谢雄用钢管狠狠地打床上的男子、砸房间的物品,好不容易消停之后,打电话报了警,说有人跟他老婆通奸。警察过来调查了一番,将谢雄及同伴铐上手铐带走了。

那是我第一次见谢雄。

那天,他的母亲来到我们律所时,用性命担保,“我儿子是一个好人,是抓奸时被人陷害的,就是我家那个不要脸的儿媳妇,在外面搞破鞋还要弄死自己男人。”

2012年,谢雄因涉嫌非法入侵住宅罪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我是他的辩护律师。听完他的讲述,我说他很有可能会被判实刑,好在事出有因。

看起来老实巴交的谢雄听我这么说,急忙问我是否和胡少红是旧识——“你要知道,那天可是我报的警,我讲了这么多,你竟然不站在我这一边?你跟我老婆什么关系?!”

我起身想走,他却又支支吾吾地劝我留下,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我说我会给他做无罪辩护,但案情确实对他不利,他说是捉奸,却没有拍到任何证据,警方手上却有他当场承认毁坏他人财物的口供和证据,好在数额不大,不然就是两项罪名。

当时我的辩护思路是:受害人江新良有重大的过错,胡少红的裸照系他所拍,两人存在不正当男女关系;谢雄收到的裸照是由受害人的手机发过来的,视为挑衅;谢雄为调查事实,维护妻子的名誉权和隐私权而进入涉案房屋进行调查,从而与受害人发生冲突,在两人推搡过程中,谢雄主动报警,可以阻却非法侵入住宅罪的成立。

法院最终采纳了我的辩护意见,以情节显着轻微,并未影响他人居住安宁的行为,且具有违法阻却事由,宣判谢雄无罪,对于受害人江新良家里损坏的财物,由谢雄赔偿。

谢雄被当庭释放。

那天,胡少红再次主动向谢雄提出要求离婚,谢雄却当着众人的面又一次下跪忏悔,“过去的事就过去了,我不在乎。我一直爱着你,打闹只是因为太在乎你……”

我劝谢雄,既然两个人不合适,就不要勉强,法律准许离婚,就是给人重新选择的权利。谢雄却像是自言自语,“感情的事就是欲罢不能的,她倒是可以重新选择,我却别无选择,再也找不到比她更漂亮的了,没了她我就个失败者。”

“胡少红到底是个人,不是个物件啊。”我给谢雄说,可他似乎并没有听懂。

8.

胡少红原本打算继续躲着谢雄,两年后再去法院起诉离婚。然而,2014年初,却忽然收到了法院的传票。

原告是江新良的妻子,说案发前,江新良曾给胡少红买过一间小公寓,证据目录中显示有购房时的银行刷卡单,税费以及部分转账记录。江新良的妻子请求法院确认,江新良对胡少红的赠与行为无效。

胡少红说自己在江新良那儿有天大的委屈,拒绝返还。谢雄得知消息后,立刻打电话向我咨询。我建议返还,毕竟胡少红明知江新良有配偶,还继续与其保持不正当男女关系,违反了公序良俗的原则,故而赠与无效,而且对方票据齐全,应该是夫妻俩协商好了的。

可谢雄却坚持不返还,“绝无可能,我不同意,这是我老婆吃亏得来的,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同时他还委婉地问我,是不是对民事案件不大擅长,“你们律所应该有这方面的专家”。

或许有的律师会让他们把房子转卖了,制造一些债务,或者签订一些合同来规避这个问题,但我并不会这样做。

没想到谢雄却打算这个时候和胡少红离婚,条件是:让胡少红放弃名下所有财产,并且将那套公寓过户到他名下。

“这样就一举两得了啊。既能保住房产,还能防着她,我累了,得为自己做点打算了,以免到时候人才两空,谁不爱钱呢对吧……”

我料定胡少红是会签字离婚的,就想这样也好,便受谢雄委托给他拟了协议。他们商谈时我在场,这是我第一次见胡少红,她确实长得好看,年近30看着却像个学生,穿的是以纯的衣服,却搭配得体,举手投足都有气质,她没看协议,直接签了字。

轮到谢雄签字时,他却将文件袋放到胸前,“谁说我要离婚了,我不能没有你。”

胡少红坐在那里一言不发,过了一会儿,瘫倒在桌底哭了起来,“妈妈,我对不起你……”

9.

几个月后,法院判决胡少红将公寓返还给原告。

谢雄约胡少红回去看看女儿,胡少红同意了。才进门,谢雄便将胡少红按倒在床上,强行与其发生了性行为,并用手机拍了一些裸照。事后又抱着胡少红哭,说自己是个可怜人,“原以为自己是同学当中最幸运的那个,却不知他们在背后怎么嘲笑我。我当然不在意你的从前,只是被人指指点点还要防着别人,很苦的……”

胡少红木然坐在地上,好半天才说,“揭我老底,抢我的钱和房子,强奸,拍裸照,别人怎么欺负我的,你都变本加厉地在我身上做了,一样没落。”

胡少红告诉我,事发后,她第一次给谢雄讲了自己和江新良的相处经历,“我是被他强奸的。而那个时候,妈妈住院,谢雄还在到处放狠话,我就在自己躲着的这个地方被强奸了。”

江新良是她的房东,也是一个看着挺和善的人,对她多有照顾,拖欠房租也不催,“是不是很相似?有次他过来修水管,就跟谢雄那次一样。”

之后,江新良百般讨好胡少红,胡少红说自己也很清楚,“可我能怎么办?说要保护自己的人在外头掘地三尺要跟我算账,比仇人还仇,妈妈还在医院抢救……反正男人都一样。”

那天,她问了谢雄一个问题,“我不求你像以前一样不顾一切护着我,可不可以不要再伤害我了?”

胡少红说,谢雄自从结婚以后,就再也听不懂她说的话了,这次也一样。

当晚9点,江新良在小区门口被割断颈部,当场死亡。

动手前,谢雄喝了几杯白酒,左思右想,实在咽不下这口气,“没想到还真有人敢来明抢,抢了还想置我于死地。如果没有江新良,我认个错,不就没事了?!”

当江新良倒在地上抽搐时,谢雄就蹲在地上看着。他没有逃,主动报了警,对警察说,“这次清清楚楚,你们不会抓错人了。”

在看守所,我忍不住问谢雄,“胡少红就是一个有点瑕疵的精美物品吗?”他没有回答,喃喃答道,“所有人都说她不该属于我,我却拥有了她,所以才会疑窦丛生。”

在法庭上,他一直强调自己比任何人都爱自己的妻子和孩子,有好几次都情绪失控。公诉方一度以为是我教他的,来博同情。我直说没有,我觉得他那根本就不是爱。

最终法院一审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谢雄死刑。几个月后,最高院做出不核准死刑的裁定,经审判委员会的讨论,最终改判谢雄死缓。

后记

后来,胡少红主动约见我,问我谢雄在里面的状况,是否还需要她操办些什么,她说这是最后一次提起这个人了,“他倒也不是一个十恶不赦的人,好人做不成,坏人也做得挺失败。”

我向她求证谢雄跟我讲的那些事是否属实,她说,“除了他说在乎我,这一点我不同意,其他大致就是那样了。我不像他,是什么就是什么。”

我们聊了很久,在快要结束谈话的时候,女儿打来电话,问胡少红她新画的那幅画叫什么名字。胡少红说是夏凡纳的《希望》。

夏凡纳的《希望》(作者供图)

我用手机搜到了那幅画,在一片荒野废墟上,一个少女身穿白色长裙,手里拿着一株橄榄枝,仪态端庄而平和。

我忍不住说:“还能画画,真好。”

胡少红笑了,“我还能做别的事,就算别人骂我是荡妇,我们母女俩也要相依为命。我会教她一定要活得真实,不要因为做什么能得到夸赞就去做了。”

我想,谢雄大概也不会明白这句话的意思。而我始终认为,如果一个人身上有伤口吓到你了,大可敬而远之,没有人会苛责,这总比假装不在乎,待别人卸下防备后,又捂着鼻子嫌人家的伤口臭了、烂了,要善良得多。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编辑 | 沈燕妮

特价广告位招租,QQ:183728739

文章内容不代表花瓣女神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blady.com/260052.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wap-baidu-2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QQ:183728739

邮件:183728739@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20: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