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私房夜话
  3. 撩男

暗恋我两年的女孩邀我参加她婚礼,拒绝后我转身哭湿双眼

1

距离苏昧的婚礼,只有5天了。

除了红包,我实在想不到送什么好。可只给红包,又好像不太合适。说不清哪里不合适,大概是我觉得我和苏昧的关系,应当是特别的。

苏昧是在昨天夜里打来电话的,她说:“哥,下周四,我结婚。”

她说的轻描淡写,像是在告知我一件别人的事。仅凭语气,我感受不到她即将做新娘子的喜悦,又或者说,是我多心了而已。

“好啊,小丫头终于要嫁人了,还是那个?”我笑着问道,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轻松平常。

“嗯。哥,你一定要来。”苏昧说道。

我握着手机的手忽然冒出细汗,大脑有些空白,一向健谈的我此刻却一个字都说不出口,空气很安静,我甚至于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哥?你在听吗?”电话那头,苏昧问了一句。

我意识到自己刚刚的失态,于是笑道:“在听,我刚刚看了下周的安排,真不凑巧,周四那天我有个重要的合同要去谈,我……”

“哥,我结婚这样的大事难道都比不上一纸合同吗?”苏昧打断了我,通话一分半,我终于在这一句里感受到了她的情绪,是怒意。

“当然不是,只是这个项目很重要,我可能真的走不开,要跟你说抱歉了。”我解释道。

“地址我短信给你,来不来你随意。”苏昧说着,挂了电话。

我终于卸下伪装松了口气,胸口闷闷的,难受至极。大概到这一刻我才敢承认,我嫉妒那个即将和苏昧步入婚姻殿堂的男人,我嫉妒他嫉妒的要命。

2

我曾经是一家卤味店的老板,而苏昧,是店里打工的小妹。收下苏昧,是缘分,也是意外。

大四那年,我拒绝考研,拒绝考公,拒绝拿到一纸文凭后就回乡等父母安排。我也不想每天穿成房地产销售的模样拿着一摞简历去参加各大招聘会,再然后凭借运气得到一个朝九晚五拿固定工资的职位。

躺在宿舍那张一米宽的小床上,我的脑海里是对未来天马行空的想象。

我跟所有人说,我要创业,以后挣大钱的那种。大家都笑,嘴上叫我乔老板,说着苟富贵勿相忘,眼神里却是对我满满的质疑与嘲笑。

当时的我认识了一位同城的网友,他将我拉进一个同城创业群,说里面都是些怀有梦想的有志青年。说实话,当时听到“梦想”两个字时,我的第一感觉不是热血沸腾,而是好笑。在我看来,梦想这东西,实在虚的很。

群里的人每天都在发一些自以为很棒的创业项目,有可行的,也有不可行的。我虽然不在群里说一句话,眼睛却没有放过任何一条信息。

终于,在群里待了近半个月后,我被一条开设小型跑马场的信息所吸引。于是加了发布人的微信,想要详细了解。

对方称,现在这类项目很有市场,他打算找人一起集资合伙,在郊外开设一间基本设施配备的小型跑马场,有马厩、收费台、休息室即可。

他认识卖马的人,可以便宜拿到好马。倘若资金充裕,日后还可以在周围扩建一些餐馆、咖啡厅等,前景十分可观。

我想起小时候去游乐场骑马、骑骆驼,场地很小,设施简陋,一共才两匹马一匹骆驼,都要排队好久才能轮到,这类项目的确挺招孩子喜欢的。

对方看我有了考虑和打算,于是又将我拉进一个群。里面另外有三个人,都是打算投资这个项目的。他们像是对这个项目了解颇多,你一言我一语的发表着观点。发起人说,他打算找四个人,加上他自己五个人,一人出资两万,一共十万,就能办下来。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群里那三个人开始晒支付宝转账凭证,收款方都是一个真实姓名叫杨年的人,也就是那个发起人。

我惊讶他们这么快就转了账,看来是提前了解了情况的。轮到我时,我犹豫了,这实在是太快了,快到我都没想清楚。我提出要再好好了解一下,于是,我收到了每一项的预算单,发起人说,等钱到账了,每一笔支出他都会晒出来。

不仅如此,他还晒了他早已看好的马场场地图片,晒了他朋友养的马匹,一切看起来都不像有假。我说,我还需要考虑一下。发起人说没事儿,但是他们马上就要租地购置马匹了,给我两天时间考虑,如果不想做提前告诉他们一声就行,他们再找别的合伙人。

因为他们没有逼着我即可交钱的缘故,我的疑虑打消了不少,等了一天,他们也没有着急问我,想了想,生怕他们找别人,于是我张口向父母借了五万块钱。

我信誓旦旦的写下借款条,说一年内一定连本带息的还他们。

父母想要了解我所参与项目的所有信息,好帮忙做一下参考。可我却认为我都这么大人了,难道凡事还得要父母去把关?于是不耐烦地告诉他们,这事儿我有把握。

发起人杨年说,支付宝提现还要扣除手续费,为了避免麻烦,我直接汇到他的银行卡账户就行。于是,他提供给我一串银行卡账户。

汇钱时,我看到收款人最后一个字是年,放心下来。告诉他我已经汇款给他了,他那边也表示已收到,他会尽快付款购置马匹,到时候把凭证发给我。

我得意洋洋的告诉室友,我投资了一个项目,开小型跑马场,或许未来三年五年,就会赚大钱。

当室友问我跑马场在哪里时,我突然懵了,我这才反应过来,我好像没有问杨年他看的场地在什么位置。

打开微信想要问杨年时,发现他已将我拉黑,而那个群也被解散。不详的预感盘绕在我的心头,我意识到,我可能遇到了骗子。

于是,我开始找之前拉我进创业群的网友,找创业群的群主,想要得到一个解释。但他们都表示,创业群里有真有假,这也就是一个方便大家的平台,至于项目真假全靠自己判断,出了问题找他们做什么?

我瘫坐在地上,心中五味陈杂,他们说的没错,出了这事只能怪我自己。谁叫我缺乏判断力,谁叫我做事冲动,谁叫我自以为是不和家人商量?

在室友的提醒下我去了附近的派出所报案,派出所的大叔摇头道,这样的事几乎每天都有,现在网络诈骗太多了,我一个大学生怎么会没有基本常识?而且就这件事看,诈骗的手段太低劣了,我怎么会没有识破?

从派出所出来后我如坠冰窟,不知道该怎么和父母解释。就在我不知所措时,创业群里一个昵称为卤味老王的人发布了一则消息。老王说要回老家,他经营的卤味店想要找个接手人,房租还有两个月到期,他可以提供卤味配方,给他三万块钱就成。

这倒是第一个在群里开门见山谈钱的人,直截了当。看着老王晒的铺面图片,我觉得似曾相识,这才想起,这家卤味店离学校不远,我好像还买过一回呢。

按理说,刚遇到这样糟心的事,我不会再相信创业群里的任何一条消息了,可冥冥中我却觉得,老王这事儿有戏。

反正铺子就在学校附近,我立马去了一趟。果然,卤味店门口贴着他找接手人的告示,听到我询问,老王先夹了块猪耳朵给我,让我尝了味道再打算。

果然是好手艺,只可惜店面偏了点,不太惹人注意,不然这样的味道一定会吸引很多客人。

“要不要?”

“要!”

我和老王的对话简单直接,或许是损失了两万块后我也有点豁出去了意思,当时的我到底年轻,做事还是凭着一股子劲儿。

老王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合同给我过目,说签了合同晚上就跟他去他租的房子拿配方学手艺,等我学会了再给他打钱不迟,我点头答应了。

连续一周晚上,我都在老王租的房子呆着。屋子离店铺不远,他的制作间就设在屋子里,每天在家里做好搬到铺子即可。

为了方便我记忆,老王将配方写在纸上,还将每样食材烹煮的时间也写上,告诉我原材料进货商的电话,告诉我怎么保存食物不会坏。他只有一个要求,店铺的名字不能换,他经营这家卤味店已经五年了,配方也是自己挖掘出来的,很有感情。

我同意了,虽然“老王卤味”的名字实在有些土。

我知道,毕业后我自然要租房子了,老王的出租屋实际是一个废弃仓库,虽然破旧了些,采光差了些,但好歹卤肉的设施齐全,那些用具他也都愿意送给我,于是,我打算还租下他住的仓库。

老王得知了我之前遇上的事儿后没有嘲笑我,他只是拍拍我的肩说:“年轻人有想法有干劲儿是好事,但年轻终究是年轻,以后遇上事要多找人商量。”

知道我的难处,老王最后先拿了两万,还有一万过三个月再给。铺子还有两个月到期,房租却要续上了,还有进货,我要用钱的地方太多。

我不知道老王为什么信任我,我只知道,那天我哭了。连日来我都积压着被骗的委屈,得到老王的信任和帮助后,所有的情绪一同爆发。

将一切交代齐全后,老王离开了。我还去火车站送了他,虽然我们只相处了一周,但却建立了深厚的感情。

3

我的“老王卤味”开张了,虽然只是换了老板,其余什么都没变,可我还是买了两个花篮,放了串鞭炮,算是让自己有个新的开始。

卤味店的生意还是不错的,来买的都是回头客,看到我时,都会问上一句:“老王去哪儿了?”

我总会笑着一遍遍解释,再后来,我索性在店里贴上字:虽然老王卤味没了老王,但味道还是那个味儿。

父母得知我开起卤味店后,放下心来,我自然隐瞒了之前被人骗了的事,告诉他们我如今安定了下来,生意也还不错。

一切慢慢步上正轨,我按期还了老王的钱,告诉他店里一切都好。

遇到苏昧那天,她穿着一件红色的小外套,扎着俏皮的丸子头,踏着雨水钻进了我的卤味店。她不是来买卤味的,而是问我招不招人。

我自然是不招的,老王卤肉的店面也就十平米左右,我一个人应付的过来,实在不需要多一个人。

可苏昧却不放弃,她试图说服我,她说我的店面位置太偏,所以要好好做店铺的宣传活动,还可以自己运营一个微信公众号,定期搞一些活动。

她说的确实在理,单凭这一片的客源,的确不能将店铺发展的更好更大。

就在我犹豫时,苏昧提出了条件,她说如果我应聘了她,我要管吃管住,每月三千,还得预支她三个月的工资。我笑了,我终于明白她为什么会赖在我一个卤味店不走了,毕竟这样的条件,放到外面的公司是肯定不答应的。

“为什么预支工资?”我问道。

“还钱。”她倒是不避讳,直截了当的告诉我。

“哦?”

“一言难尽,总之就是上当受骗,我借了亲戚朋友的钱,不能不还。”

“你也看到了,我的店就这么大,地方偏,我一个人够忙活了,再招一个,又是笔开支,我的利润可没你想得高。”我笑道。

苏昧歪着头想了想,然后说道:“哥,一个月两千,还是先预支我八千,就当我四个月的工资行吗?我实在没办法了。”

许是因为她如我一般遭遇了骗子,又或者是因为我在小姑娘稚气未脱的脸上看到了一股韧劲,我竟有些不忍心拒绝她。

“你成年了吗?”看着她那张脸,我实在觉得她顶多16岁。

“当然!”她从包里掏出身份证给我看,的确成年了,刚好满18。

“吃饭没问题,可是住宿问题我解决不了,我也是自己租房子,还是个旧仓库。”

“那哥,你租的仓库大不?”苏昧眨眼问道。

“什么?”我愣了,单凭字面意思,我的理解是她要和我住。

“我可以买张床,拉个帘子就成。”她嬉笑道。

“想什么呢?你一个女孩子,要和我一个大男人住?”我惊讶不已。

“有个地儿睡觉就成,还有,哥,我相信你是好人。”她坚定的告诉我。

我哑口无言,人家女孩子都不怕,我又担心什么?人家都说了我是好人,难不成我还不答应了?

“这样吧,你暂时住我那儿,我那儿宽敞,给你隔出一间屋子还是没问题的,就是条件差了些。要是后面生意好了,我给你涨工资,你就自己出去住吧。”

“好!”苏昧欢喜的答应了。

4

苏昧是个行动派,我以为她那天的一番言词不过是想我收下她,却不想,她工作的第一天就开始忙活店面宣传的事。

她借用我的电脑设计海报,我惊讶于她的水平,操作熟练,实在是有两把刷子。

“你有这技术,何必来我店里?”我问道。

“哥,我是会一些,可我没文凭,去那些公司什么的都不要我。再说了,只有你愿意解决我的吃住问题,还预支我工资,我已经很满足了。”她笑道。

苏昧的加入,的确是不小的力量。她卖起卤味来嘴甜动作快,还时不时的送些素菜笼络人心,才不过一个月,我惊讶收益竟翻了一番。

她的宣传计划持续进行中,她设计了海报挂在店门口,还打印了不少传单找了学生兼职去发放。

圣诞节即将来临,她打算做一个圣诞活动,网上购置了一大批圣诞小玩偶,只要圣诞那天进店购买就送。她还设置了抽奖活动,关注店铺微信公众号,消费满99元即可线上参与抽奖活动。奖品多是小额卤味代金劵,最大的奖是“全年卤味吃到够”的一张幸运券,抽到就可在店免费吃卤味一整年。

我犹豫这样的奖品是不是太亏了,苏昧笑道:“哥,你是不是傻,能抽到的也就一个人,而且我们写明了是在店里吃,谁的肚量那么大可以坐在店里吃一整年?这种油腻的食物隔几天吃一次也就够了。”

我也笑,我的确是没注意到“在店免费吃”这一点,想来很多人会误以为可以外带,才会被吸引。

圣诞节那天,客人爆满,我的卤味店从未出现过这样的盛况,一时间我担心的竟是准备的不够多的问题。

苏昧在店里招呼着,我匆忙回了家继续卤制,那一刻,我真真切切的感受到有了帮手的好处。

圣诞节一天的利润竟超过了我平常一个月的利润,我一高兴,给了苏昧两千奖金。

她摇摇头,说:“哥,我还欠着工资呢。”

我塞给了她,笑道:“没事,这个不算在工资里,是我额外给你的,你去买几件衣服吧。”

我早就注意到寒冷的冬天,苏昧只有一件厚实的黑色羽绒服御寒,她的东西实在不多,护肤品就是一罐润肤霜,不化妆,不打扮,我不由想起大学期间我谈过的一个女朋友。

她总是穿着漂亮衣服,画着精致妆容,和她视频时我曾看到过她的寝室桌面,架子上桌面上摆满了瓶瓶罐罐的东西。学校衣柜放不下她的衣服,她只好购置了一个简易衣柜来放衣服,相比之下,苏昧实在是过得简单。

苏昧加入卤味店的第五个月终于领到了工资,我给她涨了一千,按照她一开始说的数给了三千。她开心了许久,我以为她是因为可以买想买的东西了,她总归还是个女孩子。却不想,她之所以高兴,是因为她终于可以寄钱回家了。

三千块钱,她寄了两千回去。她说家里不容易,还有个弟弟妹妹,她当初辍学打工,也是为了补贴家里开支,却不想被一起出去打工的同伴骗,卷走了她仅有的八千块钱。那八千,还是她问亲戚朋友借的。

我同情她的遭遇,告诉她,只要我们的店铺能做大,以后说不定我能给她股份分红。

苏昧坚定的告诉我,我们的卤味店一定会做大做好。

5

在十多平的小店铺经营了两年后,我已经有了不少存款,给苏昧的工资也涨到了五千。在苏昧的提议下,我们决定在市中心找家大铺面,将制作间也设在店面里,这样一来方便了不少。

苏昧说,既然要做好做大,就要注意食品卫生问题,将制作间设在店面里,用透明玻璃窗,让客人可以看得到里面的卫生环境,吃得放心。

我们也从那间老旧的仓库搬了出来,租了一套两室一厅,离新铺面很近。

在苏昧的要求下,房租我们平摊,看着独立卧室,独立卫生间,苏昧感叹道:“哥,我们以前还真是厉害,住在黑冷的仓库里,上厕所还得走好远的路去公共卫生间,房间都是我们用板子简易隔出来的,冬天透风,夏天闷热,我们竟坚持住了那么久。”

“是啊,我以前也没想过我可以在那样的环境下坚持下来。”我笑道。

这两年,苏昧胖了不少,原本瘦弱的身板终于看着有了些份量。都说女大十八变,二十岁的苏昧和十八岁的苏昧在长相上还是有明显变化的,变得更漂亮了。

爸妈来我的新店参观,也和苏昧见了面,知道我和苏昧一起在大仓住了两年,如今还租了两室一厅住在一起后,都露出了不自然的表情。

妈说:“乔楠,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们是在谈朋友吗?”

我笑道:“妈,说什么呢,我们可以说是老板和员工的关系,也可以说是朋友关系,你扯到哪儿了?”

妈不高兴道:“那你和人小姑娘一块住,人家小姑娘的名声都不好听了。”

“妈,你可别多想啊,我和苏昧间清清白白。”

我嘴上这么说,心里的确因为妈的话有了异样的感觉。妈说的在理,想当初我也说过等苏昧挣了工资就搬出去,可后来我们住习惯了谁也没有再提这回事,如今想来,的确是不妥当的。

“你对人家没意思人家可未必,我看小姑娘看你的眼神啊,妈是过来人,看得懂。”妈摇头道。

因为妈的话,再看到苏昧时,我竟有些别扭起来。

我说不清自己的情绪,总觉得怪怪的,我不讨厌她,却也好像没有朋友以外的情感,但是,如果说仅仅只是朋友,又好像欠缺了些。

我没想到很快,我有了工作后的第一个女朋友,是个房地产销售,也是因为这个女朋友,我和苏昧之间,一切都变了。(小说名:《如果我爱你》,作者:芄璃。来自【公号:dudiangushi】禁止转载)

文章内容不代表花瓣女神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blady.com/3699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QQ:183728739

邮件:183728739@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20: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