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花瓣女神首页
  2. 娱乐八卦
  3. 社会

女子刺死14岁第三者逃亡25年 背后真相实在让人痛心

导读:女子刺死14岁第三者逃亡25年 背后真相实在让人痛心!刘文林是当地的“名人”,曾有过前科。葛凤环的大哥说,刘文林与自己家“不是一路人”,在葛凤环与刘文林恋爱时,他们家里曾有过激烈的反对,父母还曾因此对葛凤环动了手。但最终,家里的反对没能阻止

正准备外出送货的刘利芹被突然冲出的警方工作人员所控制,一段尘封25年的往事也在随后被公之于众。

“沉默寡言”、“深居简出”几乎是小区内所有认识刘利芹的人对她的印象,但也几乎没有人了解刘利芹的个人信息,只知道这个女人不是本地人,自己一个人带着女儿,租了一套房子,做着手工玩具的小生意。当案情进一步被披露,许多人才知道,他们曾经认识的这个刘利芹,其实是另外一个人。

女子刺死14岁第三者逃亡25年 背后真相实在让人痛心

在被警方抓获后,刘利芹除了在被警方控制之初有过挣扎外,全程没有多余动作,仿佛像是认命一样,被警方架着送上了警车。

警察问她,你是谁?她回答,我叫葛凤环,目前使用的名字叫刘利芹。

警察再问,知道为什么抓你吗?她回答,知道,因为20多年前葛庄一个女孩被杀的事。

葛凤环向警方坦承了命案,但或许是25年的逃亡与刻意遗忘,让她记不清案件的许多细节,甚至忘记了自己涉案的时间。

审讯室中,有人问她,后悔吗?为什么这么多年不投案?她说,后悔,但不敢投案,不敢面对被害人家属及法律本身。

导读:女子刺死14岁第三者逃亡25年 背后真相实在让人痛心!刘文林是当地的“名人”,曾有过前科。葛凤环的大哥说,刘文林与自己家“不是一路人”,在葛凤环与刘文林恋爱时,他们家里曾有过激烈的反对,父母还曾因此对葛凤环动了手。但最终,家里的反对没能阻止

葛凤环一直知道,因为自己一时冲动被毁掉的,不仅是被杀死的女孩与自己,同样还有自己的亲人。甚至在自己大哥的记忆中,她已经成为了最不愿触摸的部分。她曾告诉律师,她后悔当初的冲动,但更后悔的是不听家人劝告,当初嫁给了刘文林。

女子刺死14岁第三者逃亡25年 背后真相实在让人痛心

丈夫出轨她冲动刺死小三

一条柏油路从镇上延伸到村里,两边是错落的独栋小楼,不知名的小路蜿蜒在乡间,延伸到了村外的柏杨林中。山东菏泽市牡丹区吴店镇葛庄村(现为吴庄行政村、东方社区),人们似乎都已经忘记了25年前的那起凶案,只有寥寥无几的老人还记得,在1995年,司家死了个女儿,被后葛庄葛家的女儿杀的。

葛凤环自己已经不记得案发在哪一天了,甚至都不不记得那个死去的女孩叫什么名字,她只记得当时应该是1995年的下半年,她的第一个孩子快要三岁。

在警方侦查时,葛凤环回忆,当时自己曾在当地经营着一个手工玩具作坊,尽管规模不大,但却够一家人生活所需。在案发前几天,她曾让刘文林去帮忙收回一笔货款,但刘文林走了之后,却数日未归。当刘文林终于回家后,葛凤环下意识地问对方去了哪里,得到的答复,却是“我搂着小妮儿睡觉去了。”葛凤环听后气不打一处来,但仍忍着火气问对方,“钱呢?”刘文林表示,已经“玩小妮儿花了。”

葛凤环告诉警方,刘文林口中的“小妮儿”是两人之间的“第三者”,而她本人也认识这个“第三者”,因为其曾在自己的玩具厂工作过,而且刘文林长期与其保持着不正当的男女关系。甚至,在葛凤环与孩子在家时,刘文林都曾将这名“第三者”带回过家里。

愤怒的葛凤环与刘文林发生了争执,但却被对方一脚踹倒,随后,她跑出门,要去见那个“第三者”,而刘文林也赶紧跟上。

两人出门后,来到了死者“小妮儿”家,随后将“小妮儿”叫出了门,三人一路走到村外的小路上。葛凤环告诉“小妮儿”,“刘文林不是个好人”,并表示对方跟着刘文林“不会有好结果”。然而得到的,却是对方“老女人拴不住自己男人”的嘲讽。葛凤环还跟“小妮儿”说刘文林有性病,并准备扯刘文林的裤子,“小妮儿”以为葛凤环要打她,就上来跺了葛凤环一脚。随后,两人发生冲突,而刘文林也帮助“小妮儿”将葛凤环打倒在地。

葛凤环多次表示,自己当时被愤怒冲昏了头脑,掏出了随身的剪刀,扑在“小妮儿”身上……她不知道自己刺了多少下,只记得对方喊了句“文林,文林”,就倒在了地上。看到“小妮儿”倒在地上,葛凤环也被吓到,匆匆忙忙逃离了现场。

据警方相关资料显示,该案发生于1995年10月2日晚上9时许,葛凤环口中的“小妮儿”名叫司凤群,是吴店镇前葛庄村村民,因司凤群与葛凤环丈夫刘文林有不正当男女关系,被葛凤环喊出家门,随后在葛庄村南地马河桥处被葛凤环用随身携带的剪刀扎死。同时,据警方调查后证实,司凤群出生于1980年10月12日,案发时年仅14岁,其曾于1995年9月4日前往当时的菏泽市妇幼保健院做过人流手术。

独自逃亡再组家庭却遇家庭暴力

在逃离现场后,葛凤环回到了自己父母家。她告诉父母,自己与刘文林“打架了,出大事了。”随后,母亲让父亲将她送回了位于张楼的家中,期间,她将作案时所穿的外套,脱在父母家里。在家里,她看到了已经回到家中的刘文林,对方告诉她,司凤群已经死亡,并让她“快跑吧”。葛凤环曾表示,让刘文林带上孩子,一家人一起走,但刘文林并未同意。

随后,葛凤环开始了自己的逃亡生活,并辗转来到了济宁市梁山县。

在这里,她遇到了一个老太太,在告知对方自己的遭遇后,这个老太太收留了葛凤环。老太太告诉葛凤环,自己的儿子赵某在东北打工,儿媳是济宁市汶上县人,1994年因为一场车祸去世,她希望葛凤环用自己儿媳妇的户口跟儿子结婚。

无处可去的葛凤环答应了老太太,也正是从这时起,她从菏泽市牡丹区的葛凤环,变成了济宁市汶上县的刘利芹。在与赵某结婚后没几年,赵某家里又找人将葛凤环的户口,从汶上县牵到了梁山县。

葛凤环说,在与赵某结婚后,她为赵某生下了一个男孩,她本以为可以就这样用别人的名字生活下去,但好日子没过几年,变故却再次发生。她再次遭遇了家暴,赵某经常对她拳脚相向,在忍受了5、6年以后,她终于不堪重负,再次出走,这一次,她并未走远,就在梁山县城里租了房子,并再次做起了手工玩具的生意,直到被警方抓获。

期间,葛凤环曾同自己的一个邻居吴某有了事实婚姻,双方还有了一个女儿,葛凤环说,自己并未与吴某结婚,对方有自己的家庭,“我只是想有个自己的孩子,这样生活有点盼头。”在逃亡的时间里,几乎所有人都不知道葛凤环的过去,包括赵某和吴某这两个与她有过关系的男性,“赵家一直都不知道我是哪里人,他们只是猜测我是附近的,吴也是后来才知道我是菏泽的。”

2019年,葛凤环再次回到了菏泽,并通过电话与父母取得了联系,随后,三人在菏泽火车站见了一面。葛凤环说,她知道如果想要隐藏下去,自己一定不能和父母联系,但自己实在放心不下两个老人。而根据相关资料显示,正是这一次见面,让警方确定了刘利芹就是葛凤环的事实。

哥哥称对其“有怨恨”

葛凤环被抓后,警方通知了她的家里人。

葛凤环的大哥告诉记者,在知道这个消息后,他觉得很糟心,“本来已经逐渐忘了的东西,又被想了起来。”

当年葛凤环出逃后,葛凤环的父母,大哥,均被当地警方传唤,其中,葛凤环的父母,还曾因犯有包庇罪,被分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以及有期徒刑半年,缓刑一年。葛凤环的大哥说,自己对于这个妹妹,心里其实是“有怨恨的”,“出事以后,父母都被抓了,我家也被牵连,我当时还在做生意,一大家子人要养,死了女儿那家每天都在我店里来骂我,骂我的家人,搞得我一两年都做不了生意。”

在村里,因为出了个“杀人犯”,葛凤环家也出了名,葛凤环大哥说,“有一两年时间,走在村里,别人都不敢和我家打招呼,我以前的朋友也和我疏远了。好好一个家,就被她(葛凤环)给毁了。”

据葛凤环大哥介绍,他们家一共有兄弟姐妹5人,作为家里老四的葛凤环,自小就性格倔强,与其余的兄弟姐妹不同,她不喜欢被长辈安排,无论是生活还是未来。

初中毕业后,她拒绝在家 了里务农,开始自己打工,并结实了村上的“无业青年”刘文林。

刘文林是当地的“名人”,曾有过前科。葛凤环的大哥说,刘文林与自己家“不是一路人”,在葛凤环与刘文林恋爱时,他们家里曾有过激烈的反对,父母还曾因此对葛凤环动了手。但最终,家里的反对没能阻止葛凤环“自由恋爱”的决心,她还是嫁给了刘文林。

不过,这种坚持并未能换来幸福,两人婚后,刘文林长期对葛凤环进行殴打,并且经常用葛凤环的钱,去外面沾花惹草,与多名女性维持着不正常的男女关系。葛凤环曾向家里人有过倾诉,但因为其之前的“坚持”,家里的亲人对她的遭遇其实并不关心。葛凤环的大哥说,“这是她自己的家事。”

对于葛凤环接下来的事情,葛凤环的大哥表示,自己并不想过多关心,同时,也并不想父母再参与其中,“他们都已经80多了,我不想他们再为这些事操心。”记者曾询问葛凤环的大哥,家里是否还有葛凤环年轻时的照片,对方表示,“早就没有了。”

从葛凤环辩护人殷清利律师处获悉,目前葛凤环的案件正在菏泽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中。另外,殷清利认为,本案中虽然有标注为1995年11月6日批准逮捕决定书,但对当时该决定书的存根、公安机关提前批准逮捕文书、检委会讨论记录等是否客观存在提出异议,并向检方提交了《责令警方层报最高人民检察院是否追诉的辩护意见》;还有葛凤环案件中,刘文林在案发后笔录显示没有与葛凤环到达现场、只是在家中听葛凤环扎人一说,与葛凤环所述案件关键情节不符,且刘文林至今失踪25年无法找寻;希望检方能够充分考虑本案证据及案件起因、道德伦理等诸方面的特殊性,依法作出相关决定。

文章内容不代表花瓣女神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blady.com/5069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