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悦己派对
  3. 轻小说

双生劫(7)

双生劫(7)

原创插画|喵喵夏 文|雨筱+左左

嗨,这是左左家的连载《双生劫》,左左尽量在更连载的同时,更新一篇独立短故事,想等连载养肥再看的宝宝可以直接看短故事哦,今日短故事在第三条。

   前情链接:

(点击以下标题即可阅读)

双生劫(1)

双生劫(2)

双生劫(3)

双生劫(4)

双生劫(5)

双生劫(6)

苏沁雪彻底清醒过来,恢复意识,已是十天以后。

她好像做了一个漫长的梦。梦境中,她回到小时候,乡下外婆家,碧空如洗,绿树红花,她和姐姐一起,捉蜻蜓逮蚂蚱,玩得不亦乐乎。

转眼间,又是满目的嫣红,那是爸妈身上流出的血,姐姐吓得浑身发抖,却还是捂住她的眼睛:“别看,小雪,别看……”

接着是霞光满天的春日黄昏,她穿着飘逸的长裙,含着一抹动人的微笑,走向那个冷峻英挺的男子,带着蓄谋已久的计划。

她要报仇,报仇!十年来,这样的念头一直盘旋在她心底,成为她活着的第一要务。

意识聚拢,便是铺天盖地的疼痛,迷迷糊糊中,她不停地问自己:这是哪儿?为什么这么疼?

片刻的清醒中,眼前闪过几个人,医生、护士、一个肃穆威严的男人,还有姐姐——她好像就来过一次。

更多的,是一张熟悉的脸,年轻、帅气,满是忧虑和关切。

那是姐姐的男朋友,郭海潮。

他不停地在她耳边轻喊:“冰冰,你好点儿吗?你能听见我说话吗……”

苏沁雪拼命张开嘴,想告诉他:“海潮哥,你认错人了,我是小雪!”

可是,她还没发出任何声音,便又陷入昏迷状态。

这会儿,苏沁雪终于能把所有的事情连贯起来:十天前的车祸,车祸前和姐姐的谈话,以及最后一刻,对死亡的恐惧和不甘,让她在一瞬间想把一切托付给姐姐……

她闭上眼睛,发出一声叹息。

一个欣喜若狂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冰冰,你醒了,你终于醒了!”

是郭海潮,他俯下身子,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四目相对时,他原本亮晶晶的眸子,瞬间蒙上一层雾气。

“谢天谢地,你终于醒了!”他喜极而泣,温暖的手轻轻抚着她的脸,慢慢转过头,不忍让她看见眼里的泪。

郭海潮的一系列举动,让苏沁雪诧异不已,还没开口说话,门开了,有人快步走进来。

“她醒了?”是那个威严无比的中年男子,他站在病床前,带着审视的目光,看着苏沁雪和郭海潮。

郭海潮正要说什么,男子抢先开口,很和蔼地对苏沁雪说道:“小苏,你终于醒了,队里的同志们都很牵挂你……”

苏沁雪一愣,很快便知道来者是谁了,这应该就是姐姐常提起的,她的领导,刑侦大队的队长,陈奎。

他们看着彼此,苏沁雪在他意味深长的注视下明白了:她和姐姐,已经互换了身份。

她现在躺在这儿冒充姐姐,那么姐姐,现在肯定是待在她们仇人的身边了。

冷静理智如姐姐,居然连深爱的男朋友都瞒着。

那么,她也只能和姐姐一起,演完这场戏了。

她用了然于心的目光,暗示陈奎,自己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陈奎先是暗暗松了口气。

然而,当他转过头,看着郭海潮眼眶湿润,痴痴狂狂的样子,又感到头疼了。

本来,他在电话里谎称苏沁冰出车祸后,并没有把她这个男朋友放在心上。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何况他们尚未结婚。

十几年的刑警生涯,经历形形色色的案件,世态的炎凉和人心的冷漠,他见得太多了。

当时,他曾设想,这郭海潮,没准儿一听说女友出了车祸,生死未卜,即使醒过来,也很难恢复正常,估计马上逃得远远的,连面都不会不露。

这样就省心了!苏沁雪这边,他找人照顾。而苏沁冰,便可没有后顾之忧地完成她的卧底任务。

没想到,这郭海潮不仅没有躲,还上赶着揽起责任,迅速赶回来,一天几趟地跑医院,掏心掏肺、牵肠挂肚、无微不至。

这倒让陈奎为难了,姐姐假扮妹妹,妹妹再假扮姐姐,来来回回的,不可控因素太多,很容易露出破绽。

不过,他倒是打心眼里佩服郭海潮,现在的年轻人,这么有情有义的可不多见。

陈奎看着郭海超,斟词酌句道:“海潮,我刚去问医生了,小苏的语言功能影响不大,但想要站起来,需要长期的康复训练。我是这么想的,她是执行任务时候出的车祸,也算是工伤,队里有照顾她的责任……”

没想到,他话还没说完,郭海潮就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不行不行,冰冰由我来照顾,不用麻烦你们了!”

陈奎皱着眉:“你照顾?你要工作、要出差,你怎么照顾?这可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你要知道,小苏现在完全不能自理,要在轮椅上生活,说话也不能像以前那么利索……”

郭海潮笑笑:“不怕,我已经辞职了,找了份兼职,可以在家工作……放心,我应付得来!”

陈奎震惊不已,没想到他这么豁得出去。

如果郭海潮执意要求照顾苏沁雪,他还真没有理由阻拦。

怎么办?他只能焦急地暗示病床上的苏沁雪,让她拒绝。

苏沁雪当然也不想让郭海潮照顾她,姐姐是他的同居女友,让她冒充这个角色,太为难太尴尬了。

想到这里,苏沁雪对着郭海潮露出一个虚弱的微笑。

“海潮……”吐字有些含混不清,但郭海潮依然激动不已地凑了过去。

她对着郭海超摇摇头,艰难地吐出几个字:“我……不用……你照顾……你……去……上班!”

郭海潮把苏沁雪的拒绝,看成是不忍麻烦:“冰冰,小雪去外地工作了,你现在只有我……要不,等你出院我们就领证结婚,这样我们就是一家人了,我照顾你,天经地义!”

说着,他单膝跪地,一脸深情地看着苏沁雪,郑重地说:“苏沁冰,你愿意嫁给我吗?”

苏沁雪愣住了,连旁边的陈奎,也万万没想到郭海潮会来这么一出。

就在苏沁雪幽幽醒转、郭海潮向她求婚的这天清晨,滨海公寓6号楼1802房间里,宿醉的冯鑫鹏也醒了过来。

他侧过身,怔怔地看着站在窗前苏沁冰。

苏沁冰没有察,依然出神地向外眺望。

身长玉立,纤腰一握,乌黑的长发静静地垂在肩上,娴静、温柔。

冯鑫鹏内心最柔软的一隅,慢慢复苏,连他自己也没想到,曾经心如止水的他,会在四十二这年,遇到爱情。

会不顾一切地想要得到一个女人,和她共度余生。

昨天晚上,他有生以来第一次悖逆了岳父孟庆斌,接着酒意,控诉岳父对他的欺骗,指责他不守承诺。

冯鑫鹏和孟庆斌一个月前曾达成协议,他替他解决最后的麻烦,他就同意他和文娟离婚。

可是,孟庆斌不仅出尔反尔,还暴怒不止,说冯鑫鹏居然敢婚内出轨找情人,他绝饶不了他。

冯鑫鹏知道,岳父不过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他和孟文娟的婚姻,早已是名存实亡。

他不过想继续利用他罢了。

想到这里,冯鑫鹏迫不及待地坐起来,他要马上回去,找孟家父女谈判。

只要他们答应离婚,给他自由,再苛刻的条件他都愿意接受。

—本章完—

往期精选

姐姐自己嫁高门,把我塞给她家佣人

"15年前的月子之仇,该报了"

心急野花篡位,反中了我的迷魂汤

拼死生个女孩,婆婆拉脸当场下旨备二胎

最好的母亲节礼物

本文作者的文集给他/她留言我也要发表文章

文章内容不代表花瓣女神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blady.com/93913.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QQ:183728739

邮件:183728739@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20:30,节假日休息